华为任正非谈科技,鼓励科学家胡说八道

8个月前 (06-10) 0 点赞 0 收藏 0 评论 104 已阅读

6月10日,华为心声社区发表了《任总与系统工程领域科学家、专家会谈纪要》,介绍了任正非关于科技的讲话,其中提到华为举办“黄大年茶思屋”任正非希望每个人都能解决科技问题“胡说八道”。

任正非说,每每个科学家和专家来到华为时,他们会谈论你最擅长的事情。即使华为的每个人都不明白,也没关系,因为它留在人们的心里,打开他的头,他不会关闭。

假如你说要接近我们公司的研究,我们感谢,但不是我们最需要的。

我们做具体的工作,目光短浅。我们最需要的是我们看不见的一小部分。我们需要看“山外的青山,楼外的建筑”。

你看得很远,你说的只是我们不明白,告诉我们。

华为任正非谈科技:鼓励科学家“胡说八道”

全文如下:

第一,系统工程不仅是理论、方法和实践,更是开放的思想和哲学。

要运用系统工程的理念,把公司放在公司里“围墙”炸开,摧毁各种“土围子”,打开思想禁锢,形成开放思维,慢慢消化吸收,不断积累组织能力,更好地面对未来。

现在实行干部任期制,就是不断减少部门“围墙”措施。集中少数人从事系统工程来解决一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。只有数千万人的思想走向系统工程,有系统工程的概念,才能真正发挥其价值。

我们公司的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建模、复制、复制和建模。做完一件事后,我们应该总结哪些做得好,哪些做得不好,并建立一个初步的模型;然后用这个模型做第二件事。如果有偏差,我们应该回来修改。如果我们重复,我们应该建立一个小模型;我们的几个团队将连接起来,几个模型将再次碰撞,并用理论指导实践。

模型变大,变系统,降低不必要的能耗,提高竞争力。

过去,我们没有总结实践,也没有实践理论。两者脱节,效率低,成本高。

为什么要把系统工程提到这个高度?我们在通信领域逐渐领先,比如在光网络上“根”现在我们的主要骨干传输是400G,远距2000多公里传输不需要电中继,一根光纤可以传输400波80波G,就是32T;另外,已经在5了G中应用6G部分技术。

在计算网络、存储网络和计算网络中,各方面的协作需求越来越突出,需要系统工程。大计算时代已经到来,我们正在转向这个大计算网络,我们需要理解和参与这个时代的变化。

在这个大算力时代,我们是5G 云 AI充分发挥云、管、端、芯的综合竞争力,必须科学拆除“小农经济”思想下的“围墙”,通过系统工程的理念,让大家放弃“小农”面向未来的意识。

第二,系统工程是一种科学的方法,即使有螺丝钉。

几千年来,人类的繁殖和传承本身就是一个系统工程,整个地球也是一个自然系统工程。自然缺乏竞争力。只有优化和改善自然,我们才能有竞争力。

首先,系统工程不能垄断。如果只有少数专家能做到,只有少数人会落后。我们应该在系统工程中有一个“灯”,任何人都可以从事系统工程。

“北斗计划”针对未来数十亿台服务器的操作系统,从上到下构建架构。“登山”攻关的参考路径,从3万台服务器到几十万台服务器……,数亿台服务器允许专家虚拟操作系统“胡说八道”,他们只是从下到上攻“登山部队”路径参考。

系统工程的“高山”每个人都可以攀登,每个人都做出了一点贡献,自然形成了一个系统工程。每个嘴,每个人都应该了解系统工程,以及如何于他自己的地方。

第二,工业互联网是一个系统工程,做好工业互联网中的云底座。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应用平台,如煤矿、公路、铁路、机场……,他们都有很强的个性和行业特点,都是系统工程,需要大家一起做贡献。这些努力将帮助各行各业逐步走向工业互联网。

工业首先要机械化,机械化要电气化,电气化要信息化,信息化要智能化。此时,我们有机会将中国制造业转变为工业互联网。德国目前处于我们的前列。在这个过程中,华为做出自己的贡献是很重要的,比如光传感、光传感、5G连接,云底座等。

科学是无尽的前沿,不要急功近利。

首先,国家重视理论建设,防止急功近利。对于一些短期内无法创造价值的纯理论科学家来说,我们应该了解他们,让他们过上体面的生活,这样国家才能有未来。

在我看来,理论科学是我国的未来“水塔”。黄河和长江是母亲河。母亲的牛奶在哪里?在青藏高原,母亲的牛奶是喜马拉雅山的雪水。黄河和长江都依赖于西藏的雪水。西藏有更多的雪,这意味着国家明年将收获。

“爬喜马拉雅山”贡献很大,下游“农场”、“牧场”给一些粮食“爬雪山”科学家不能让他们在那里“喜马拉雅山”上饿死。

我们公司“爬雪山”人们每年花费超过10亿美元。合作部支持大量资金对大学进行前沿研究。事实上,它对我们没有商业价值,因为理论研究完全对全人类开放和分享。

只是我们有十几万的工程师,消化能力特别强,所以我们可以优先考虑这些理论。例如,土耳其Arikan十多年前,教授发表了一篇数学论文。两个月后,我们发现了这篇论文,并根据他的理论制作了5篇论文G Polar码。所以,理论科学可以脱离实际,不一定要和实际相结合,也不一定要解决实际问题。

第二,尊重知识分子,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和发明,让他们犯错误,思想是一盏闪亮的灯。例如,软件是一个复杂的系统,不仅在理论上“捅破天”,更重要是“扎到根”,“扎到根”比“捅破天”难。

我们能解决的只是信息网络,软件的难度是无法想象的。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,在3-5年或更长时间内逐步解决。

第三,重视基础教育,允许一些差异化教育。目前的教育体系可能仍处于工业革命时代,理论建设不够,不适合信息时代。我希望我们能真正关注教育,并允许一些“怪异”学生公司的天才少年,最重要的是看他的破题能力,而不是他的综合素质。

四、“山外青山楼外楼”,鼓励“胡说八道”,科技问题自由讨论。

我们办“黄大年茶思屋”目的是希望大家都能解决科技问题“胡说八道”,只要不涉及社会科学问题。

当每个科学家和专家来到华为时,他们会谈论你最擅长的事情。即使华为的每个人都不明白,也没关系,因为它留在人们的心里,打开他的头,他不会关闭。

如果你说你想接近我们公司的研究,我们很感激,但这不是我们最需要的。我们做具体的工作,眼睛相对较短,最需要的是我们看不见的一小部分,我们想看看“山外的青山,楼外的楼”。

你看得很远,你说的只是我们不明白,告诉我们。

我年轻时听过计算机控制系统的科学家讲课,他说:“公共汽车票务管理采用计算机。”我很困惑。计算机是数字的。如何用于票务管理?当时我心里有个问号,后来才知道是真的。

因此,我们应该建立十年、一百年的社会事物假设,假设我们开始做这些事情,我们引进的科学家在十年、二十年后做基础,他们不参与“杀猪”,我们只要求拿一部分“手术刀”参加“杀猪”的战斗。

“黄大年茶思屋”这是一个开放的沟通平台。做好内外沟通,将来可以打开国内外高校的联系。您的科学家和专家不需要自己提供计算能力,使用我们的云平台,包括AI可以为您提供算法、存储等。

如果你专注于前端,我们可以支持你的后端平台。

本文收录在
Array
0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